Tuesday, April 28, 2015

Shaun

友人告訴我,跑馬地快圖美有一個店員,名牌上的名字是「Snoopy」。我浪漫地以為,對方是一個跟我一樣喜歡Snoopy的女子,但原來,那店員是一個大叔。我說:「吓?」他不屑地說:「其實你也叫 Olaf 。」

除了Olaf﹐最近,也喜歡上Shaun the Sheep。喜歡泥膠公仔,Shaun的樣子其實很似老公,老公現在瘦了就更像。頭大大,手腳幼幼,好精靈。

最喜歡他「樹」起手指公的手勢、露齒笑的樣子,真的令人很安心。

習慣

一直生活下來,積存了不少習慣,應該是,讓別人認識的習慣。

返High Court,保安叔叔知道我不會排隊等上電梯,一句早晨,便會向對講機說,「女士行樓梯」。

在法院一樓餐廳,阿姐知道我要喝熱檸水,之前是熱奶茶少奶。有一天,改喝了了熱檸茶,阿姐立即沖錯了。

我是咖啡addict。每天下午,一個跟咖啡腳的眼神,便知道是時候一起去充電。

晚上在公司打電話叫外賣,阿姐就會知道我是060。偶爾沒叫油菜,她還會主動問我要不要加菜。

其實,每天也在認識不同人的習慣。法官、律師、主控、clerk...誰是最長氣、最蠢、最喜歡講無謂野、最煩、最快、最慢、最似探長、最聰明、最惡、最靚仔/女、最好人、最西面、最賤格.....

當別人了解自己多些,也是很窩心的。

不值得

在FB見到這樣的話,好想貼下來。

不值得
別以為聽到的流言,就以為全世界都這樣想。
別以為被人貶抑,就覺得自己不值一提。
別以為所愛離我們而去,就沒有人愛。
別以為此處不留人,世界就沒有容身之所。
別以為眼見的就當真,我們有時會有眼無珠,看不清楚。
……
人活久了,老練了,懂得眉頭眼額,知道分辨真假虛實,就會明白過去許多的「以為」,都是虛謊,真相絕非這樣。
所以弟兄姊妹們,
別為身邊的小人,就放棄心中的大志。不值得 !
別為聽到的惡言,就沮喪灰心洩氣。不值得!
別為那個不曾付出真心的人,再多流一滴眼淚。不值得!
別因為自己的小信,就以為主不能做大事。
別因為一時的失望,就對未來絕望。
別因為一刻的怒氣,就埋沒心中的良知與愛。
我們的時間有限,接觸面有限,每天接收的信息也是有限。求主讓我們好好善用時間,來吸取那些美善的光明的,這不是說不知道人性的幽暗醜陋,而是相信追求美好乃內心的渴求。也求主讓我們好好對待那些存心良善,關懷我們的家人親人朋友弟兄姊妹。其他那些不值得關心的,求主顯明攔截提醒。阿們!
(羅乃萱,歡迎網上轉貼,但請註明作者。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,務必徵得作者同意,可電郵:info@familyheartware.com 查詢)
"相信追求美好乃內心的渴求。也求主讓我們好好對待那些存心良善,關懷我們的家人......"很愛這張攬著孩子的合照,但願我們都能多花時間與家人相處,是值得有餘的!

Friday, March 20, 2015

法園地

自己寫了咁多次法園地,只有今次覺得寫得好,之前果d都唔知自己寫咩。真係要貼下堂。

無確證謝當日在單位 一致裁不成立

陪審團昨以8比1裁定首被告周凱亮謀殺罪成,但一致裁定被指為同謀的次被告謝臻麒謀殺罪名不成立。謝為何成功洗脫謀殺罪?相信可從陪審團昨日的提問見到端倪。
陪審團退庭商議期間,曾詢問法官「謀殺」定義,指假如謝臻麒不在現場,但相信他參與事前策劃謀殺的部分,是否仍算是謀殺?法官回應說,參與策劃殺人屬串謀謀殺罪,而非本案的謀殺罪,故陪審團必須確定謝於2013年3月1日在單位內殺人,才可裁定他謀殺罪成。
●倘參與事前策劃 當屬串謀謀殺
根據控方說法,兩被告事發日均在肇事單位一起殺死兩事主,故法官正確地指出,陪審團必須確定謝臻麒亦在單位內殺人,方可裁定他謀殺罪成。一般來說,控方會根據手上的證供強弱,決定針對兩被告的指控及案情。
也許有人會說,若改控以串謀謀殺罪便可將謝入罪,那是作一個「事後孔明」的假設:假如控方控以謝串謀謀殺罪,指謝事前有份與周合作買牛扒刀及雪櫃等,即使謝沒有參與殺人,亦構成串謀謀殺罪。
●買刀買雪櫃指控 證供有矛盾
據庭上證供,控方指謝事發前購買牛扒刀及藏屍的雪櫃,以及主動辭職等,證明他知道周的殺人計劃。惟謝自辯時一一否認買雪櫃及牛扒刀,控方的環境證供亦有矛盾,如買雪櫃時店員未能確認謝是購買者;謝又解釋辭職是被周強迫要一起去旅行,這些解釋亦非不可行的說法,陪審團有可能會相信;控方亦只會在審訊時,得知被告會否出庭自辯。
反而謝在警方錄影會面中,先否認、但後來承認事發當日在單位內殺死周父,對控方來說或許這才是較為有力的證據,故控方控謝以謀殺而非串謀謀殺亦屬合理,採取最合適的檢控策略。
今次陪審團的裁決,不但顯示控方沒有證據直指謝於事發當日身處單位,另亦顯示陪審團有可能相信謝的在庭上以幼童聲線的辯解,指自己智商低,為人單純,膽小得甚至連螞蟻也不敢踐踏,案發時被周唆擺協助處理屍體。
被告是否可信,是非常主觀的感覺,我們可以不認同陪審團的看法,但必須尊重他們的裁決。誰才是「最佳演員」?也許只有兩被告才知道。
明報記者

Thursday, March 5, 2015

Parallel world

Sometimes I wish for a parallel world which enable me to live another life. I guess everyone want to have such world. This parallel world never collides with the reality world, as I call it. Subjects in the reality world should not mingle with the parallel world though subjects in both worlds are real bloody subjects.

  

信心

最近才知道身邊一個行家,原來是佔中搞手之一。近日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,人人都在叫台灣加油,不要變成另一個香港,令她作為搞手很失望,好像已預視佔中註定失敗,亦有人在批評佔中有太多籌備,要學台灣的學生那樣才可會成功。

那天上班,不知道為她何會跟我談起這個「秘密」,說到傷心得哭起來。我告訴她,自己不是佔中支持者,我只信奉流血和暴力的社會運動,社運是不可能演練和採排的,否則不可能成功,這是歷史告訴我們的。不過,作為朋友,我仍會支持她的努力,亦不相信香港已經絕望。




Monday, February 16, 2015

給我拒絕過的那位男孩

最近一些專業界別也開始為了政改而成立關注組織,包括醫生的「杏林醒覺」和法律界的「法政匯思」。為了自私地想認識一個一直好想識的靚仔大律師,我跟政治版同事出席「法政匯思」召集人的飯局,因為男神正是其中一位召集人。而因為「法政匯思」,我也開始留意「杏林醒覺」,又發現原來中一個召集人,正是一個大學時追求過我的男孩。多年後,我遇上P,其實P給我的感覺很像他。

又想起那些年。

那時,他是學生會評議會的主席,我是不會坐大髀的義務秘書。那年我已落了校園電視庄,不過見有幾位庄友玩普選評議員,覺得很有趣,但自覺口材不好,知道他找人當義務秘書,便透過庄友放風。我本身不認識他,他知道他是一個難得搞學生玩活動的醫科生,La Salle Boy,讀書天才,聰明,轉數快、也有些過度活躍。其實我是有些私心地想認識這個人,見過他公開演說,說得很像樣,令我印象很深,現在的用語,應該是發姣。

評議會的義務秘書是一個很恐怖的職位,因為會一開就是10小時以上,要兩星期內準備一份這樣的會議記錄,實在是能人所不能。那為何我又會做呢?這不說了,反正最後也當上了。

不過,認識久了,他跟一些太叻的人一樣,與人相處就是有些問題。我知道很多評議員也不喜歡他,現在想起,也許他只是太叻,別人跟不上他的思想。

新一屆評議會有很多準備功夫,現在完全想不起做過甚麼,只記得他很想改革投票的制度,他找了很多不同國家議會投票的方法,很認真地跟我說了很多,但我一點也沒不明白。第一次會議,會議前介紹自己後,他在眾多評議員前送了一條Miffy鎖匙扣扣著的評議會室鎖匙給我,很有象徵意義似的,我像收了一層樓當禮物。

有一天,我的女庄友叫我跟她一起去買一份生日禮物給朋友。她說要買一對gloves,我記得我們在銅鑼灣金百利一間boutique,看到一對我認為好美的兔毛gloves,女庄友問「你覺得美嗎?不過沒有手指位呀?」我說「很好呀,我自己就不怕用這樣的手套,因為好靚呀。」於是,她買了。

到了我生日,收到他送來的禮物和卡,打開後我真的很驚訝,應該是咁大個女第一次收到令我很驚訝的禮物。至於生日卡,其實是一封表白信。我看後也很驚訝,甚至很想扔掉它,因為我接受不了,跟他工作了一陣子,發現自己無法跟他溝通,現實對他fantasy完全不是那回事,加上我仍是很港女,而且他是一個很不受歡迎的主席,這令我很困窘,我也不想別人當我怪物,於是我拒絕了他。

不過,長大了才知道,那就是被人追求的感覺,其實真是好開心。至於手套,我仍在用呢,質地真的很好,很好,也是一段美好的回憶。

現在的他已有女朋友,至今仍未婚。知道他過得好,開心,希望他加油,也多謝他給我一段美的回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