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March 20, 2015

法園地

自己寫了咁多次法園地,只有今次覺得寫得好,之前果d都唔知自己寫咩。真係要貼下堂。

無確證謝當日在單位 一致裁不成立

陪審團昨以8比1裁定首被告周凱亮謀殺罪成,但一致裁定被指為同謀的次被告謝臻麒謀殺罪名不成立。謝為何成功洗脫謀殺罪?相信可從陪審團昨日的提問見到端倪。
陪審團退庭商議期間,曾詢問法官「謀殺」定義,指假如謝臻麒不在現場,但相信他參與事前策劃謀殺的部分,是否仍算是謀殺?法官回應說,參與策劃殺人屬串謀謀殺罪,而非本案的謀殺罪,故陪審團必須確定謝於2013年3月1日在單位內殺人,才可裁定他謀殺罪成。
●倘參與事前策劃 當屬串謀謀殺
根據控方說法,兩被告事發日均在肇事單位一起殺死兩事主,故法官正確地指出,陪審團必須確定謝臻麒亦在單位內殺人,方可裁定他謀殺罪成。一般來說,控方會根據手上的證供強弱,決定針對兩被告的指控及案情。
也許有人會說,若改控以串謀謀殺罪便可將謝入罪,那是作一個「事後孔明」的假設:假如控方控以謝串謀謀殺罪,指謝事前有份與周合作買牛扒刀及雪櫃等,即使謝沒有參與殺人,亦構成串謀謀殺罪。
●買刀買雪櫃指控 證供有矛盾
據庭上證供,控方指謝事發前購買牛扒刀及藏屍的雪櫃,以及主動辭職等,證明他知道周的殺人計劃。惟謝自辯時一一否認買雪櫃及牛扒刀,控方的環境證供亦有矛盾,如買雪櫃時店員未能確認謝是購買者;謝又解釋辭職是被周強迫要一起去旅行,這些解釋亦非不可行的說法,陪審團有可能會相信;控方亦只會在審訊時,得知被告會否出庭自辯。
反而謝在警方錄影會面中,先否認、但後來承認事發當日在單位內殺死周父,對控方來說或許這才是較為有力的證據,故控方控謝以謀殺而非串謀謀殺亦屬合理,採取最合適的檢控策略。
今次陪審團的裁決,不但顯示控方沒有證據直指謝於事發當日身處單位,另亦顯示陪審團有可能相信謝的在庭上以幼童聲線的辯解,指自己智商低,為人單純,膽小得甚至連螞蟻也不敢踐踏,案發時被周唆擺協助處理屍體。
被告是否可信,是非常主觀的感覺,我們可以不認同陪審團的看法,但必須尊重他們的裁決。誰才是「最佳演員」?也許只有兩被告才知道。
明報記者

Thursday, March 5, 2015

Parallel world

Sometimes I wish for a parallel world which enable me to live another life. I guess everyone want to have such world. This parallel world never collides with the reality world, as I call it. Subjects in the reality world should not mingle with the parallel world though subjects in both worlds are real bloody subjects.

  

信心

最近才知道身邊一個行家,原來是佔中搞手之一。近日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,人人都在叫台灣加油,不要變成另一個香港,令她作為搞手很失望,好像已預視佔中註定失敗,亦有人在批評佔中有太多籌備,要學台灣的學生那樣才可會成功。

那天上班,不知道為她何會跟我談起這個「秘密」,說到傷心得哭起來。我告訴她,自己不是佔中支持者,我只信奉流血和暴力的社會運動,社運是不可能演練和採排的,否則不可能成功,這是歷史告訴我們的。不過,作為朋友,我仍會支持她的努力,亦不相信香港已經絕望。




Monday, February 16, 2015

給我拒絕過的那位男孩

最近一些專業界別也開始為了政改而成立關注組織,包括醫生的「杏林醒覺」和法律界的「法政匯思」。為了自私地想認識一個一直好想識的靚仔大律師,我跟政治版同事出席「法政匯思」召集人的飯局,因為男神正是其中一位召集人。而因為「法政匯思」,我也開始留意「杏林醒覺」,又發現原來中一個召集人,正是一個大學時追求過我的男孩。多年後,我遇上P,其實P給我的感覺很像他。

又想起那些年。

那時,他是學生會評議會的主席,我是不會坐大髀的義務秘書。那年我已落了校園電視庄,不過見有幾位庄友玩普選評議員,覺得很有趣,但自覺口材不好,知道他找人當義務秘書,便透過庄友放風。我本身不認識他,他知道他是一個難得搞學生玩活動的醫科生,La Salle Boy,讀書天才,聰明,轉數快、也有些過度活躍。其實我是有些私心地想認識這個人,見過他公開演說,說得很像樣,令我印象很深,現在的用語,應該是發姣。

評議會的義務秘書是一個很恐怖的職位,因為會一開就是10小時以上,要兩星期內準備一份這樣的會議記錄,實在是能人所不能。那為何我又會做呢?這不說了,反正最後也當上了。

不過,認識久了,他跟一些太叻的人一樣,與人相處就是有些問題。我知道很多評議員也不喜歡他,現在想起,也許他只是太叻,別人跟不上他的思想。

新一屆評議會有很多準備功夫,現在完全想不起做過甚麼,只記得他很想改革投票的制度,他找了很多不同國家議會投票的方法,很認真地跟我說了很多,但我一點也沒不明白。第一次會議,會議前介紹自己後,他在眾多評議員前送了一條Miffy鎖匙扣扣著的評議會室鎖匙給我,很有象徵意義似的,我像收了一層樓當禮物。

有一天,我的女庄友叫我跟她一起去買一份生日禮物給朋友。她說要買一對gloves,我記得我們在銅鑼灣金百利一間boutique,看到一對我認為好美的兔毛gloves,女庄友問「你覺得美嗎?不過沒有手指位呀?」我說「很好呀,我自己就不怕用這樣的手套,因為好靚呀。」於是,她買了。

到了我生日,收到他送來的禮物和卡,打開後我真的很驚訝,應該是咁大個女第一次收到令我很驚訝的禮物。至於生日卡,其實是一封表白信。我看後也很驚訝,甚至很想扔掉它,因為我接受不了,跟他工作了一陣子,發現自己無法跟他溝通,現實對他fantasy完全不是那回事,加上我仍是很港女,而且他是一個很不受歡迎的主席,這令我很困窘,我也不想別人當我怪物,於是我拒絕了他。

不過,長大了才知道,那就是被人追求的感覺,其實真是好開心。至於手套,我仍在用呢,質地真的很好,很好,也是一段美好的回憶。

現在的他已有女朋友,至今仍未婚。知道他過得好,開心,希望他加油,也多謝他給我一段美的回憶。

Wednesday, February 4, 2015

不安

姐姐安慰我。

當她有病?不要將她的說話看得太重要?說就易吧,如何令自己不在意?那真是一個很難的課題。她確是有病,都是所有人互動之下造成,我這個外人,只是將她的病況反映出來,可惜人人也不敢去面對,只希望息事寧人,家和萬事興,這只是虛假的平靜。

我不是說自己做得很好,問題源自她的病,她的控制慾,她的不安感,她的被家人長年累月縱容,她的無知,她對愛的誤解。

愛一個人不是為了滿足自己達到「我也是一心為你好」、「我對你們這麼好」的慾望,這是絕對自私的愛,絕對不健康,也令人窒息。

也許,他說得對,那不是方法,而是終極結果,但我是多麼的不想。

Wednesday, June 11, 2014

貼近真相的感覺很好

近來古怪新聞太多,娛樂突發cross over偷食加槍擊、世紀貪官、疾母殺bb女、飛椅落街扔死無辜青年......吃不消。

星期一。行家說十萬個不願意返工。我心裡想,這幾年來我已不會有這樣的心情,最多上班時很累很眼瞓,但不會極不願意返工。行家說我工作入骨了。這究竟是否意味,我是很喜歡這工作?想也是吧。我常說法庭是社會的縮影,那是非常真實的。雖然不如突發新聞般血淋淋,但那種真實感,比起血淋淋更接近真相。我喜歡安靜地感受社會上的人和事,喜歡接近真相的感覺。遇上有趣的案件,心裡仍然是很興奮地去採訪。

Wednesday, May 21, 2014

Good Speech

P, 

這是多年New Silks Admission之中,我認為最好笑的一篇speech,而且笑中有唏噓。石sir的speech 總不會令人失望,要笑人矮就笑人矮,要鬧人唱衰法治就鬧人,只有他這樣的身份地位,才可以說這樣的話吧。

D

PS:阿仙奴球迷請冷靜,贏了總足杯,也不要在凌晨3時告訴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