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April 11, 2014

searching for happiness

Haven't been reading seriously for some time. I was carrying a book everyday, but never flipped at all. It is supposed to be an interesting book. I love the writer, she brought me happiness all the time. I should have read her book because I have to get back my long lost happiness.    

Wednesday, April 9, 2014

《我爸是開學校飯堂的》(3)

因為老豆開飯堂,認識了一班校長和老師,亦因為他們,令我成功走後面令入讀女子名校。

老豆趁我畢業了n年後才告訴我,原來我的學位是用5個學校換回來的。話說聖若瑟英文小學的陳校長是老豆的老友兼麻雀,據老豆的說法,陳校長收了5位由男生(相信是德望高層的兒子)入聖若瑟,德望便收了我入讀,這就是老豆常說的「5個換1個」方程式。

當然,我從來沒有那種因為好難入這間學校而要努力讀書的想法,反正我根本不知道,而且讀書一向也不賴,當然不是絕頂聰明,但也算是有些小聰明吧,也是家中最會讀書的人,不過最後也是工作最辛苦的人,工時長放假少人工低。

Tuesday, April 8, 2014

表裡一致

P:

你說每個人也有表裡不一的性格。我很同意,就像我怎樣也想像不到你會一邊吃著媽咪麵和珍珍,一邊工作。有時,看著你侃侃而談的樣子,腦海就會想起前一晚你說過的爛笑話,以及低b到極點的對話。每個人都活在不同的生活角色中,我想,人就是要這樣吧。

不過,我想人生中至少要有一個對自己表裡一致的人,又或是一個願意跟你分享表裡不一的人。我想他就在我身邊,有時反而覺得,是自己對他未夠坦然。

D


重整旗鼓

只完成了兩篇,消息便已獲得確認,是令人失望的。

那時候只想著一件事,我怎樣向她交代?自己的心情,已經不知被放在哪裡。有時候也會質疑,做這些事是為了自己,還是為別人?若是為了自己,我又怎會了其他人而感到憂心?也許我只是凡人一個,不似H,他不是為別人而活,也不會理會別人的想法,我行我素。有時,我真的很羨慕他。

心情已收拾起來,四月重整旗鼓,休養生息,五月再努力。

但這次,我就不會把期望放大。

Friday, March 21, 2014

《我爸是開學校飯堂的》(2)

小學至初中每逢學校假期,因為家中沒有大人,所以會跟父母去飯堂開工,也少不免要做個乖女幫幫忙。第一項工作是將小息時賣的豉油王炒麵分開一碟碟,一碟$2.5。這已是最簡單的工作,其他食物如牛腩麵、魚片麵、魚片粥、香腸、雞肶雞翼、咖哩魚旦、火腿丸串等7至8款小食,不是太熱就是高難度動作。其實,半小時的小息,為何要賣那麼多東西?

我順理成章負責賣炒麵,但自小對數字實在好不敏感,小息開始前5分鐘,手,心便會開始噗噗跳,並非因為出身女校的小孩子面對一大班男生,而是在盤算假如學生哥給我20元,便要找$17.5,付10元就要找$7.5......總之想盡任何找贖的可能性,還有要留意一些人就是趁亂食霸王餐的學生。

到了小息,那群男生像餓了好幾十天般衝過來,其實蠻恐怖,我見媽咪似千手觀音但又一眼關七:收錢、將熱湯舀進早已預備好的麵中,把白粥底舀進魚片中。天生一副粗眉的老豆霸氣十足,站著收錢又會罵偷雞不付錢的學生,只是一個小息,但已好像打了一場中日戰爭。偶爾會捉到吃霸王餐學生,連一條2元的廚師腸也不想付錢。老豆不會報警,但會通知老師後,老師則會應老豆要的要求,罰他幫忙清潔,他要在其他同學的眾目睽睽之下掃地。對正值自尊心最強的中學生來說,這是一個好毒、但又好有效的懲罰。

《我爸是開學校飯堂的》(1)

看了J傳給我的一篇簡兆明寫的《我爸是開茶餐廳的》的文章,久久不能平伏。

J說看了這篇文章,whatsapp說立即想起我,於是傳給我看。對呀,因為我爸也開學校飯堂的。

這半個月,我在等一個消息,忐忑的日子實在好難過,為了讓自己分心,消磨時間也好,為我愛的家人留一個記錄也好,今次罕有地做copycat,寫一篇《我爸是開學校飯堂的》。

原意想寫一篇長文,但寫了幾天,又開始沒心機,所以說我真的沒法子當作家,於是我決定每次寫一點,這也不錯。

老公常說:「你老豆煮嘢咁叻,但你哋6個人一個都學唔識。」長大了,老豆也不在了,我才覺得可惜。老豆是潮州怒漢,就是那種不能受氣當打工仔的老闆格,年青時開過雀仔廠,之後在九龍灣開茶記,後來在聖若瑟英文中學經營飯堂,據小時候的手冊上所寫,父親職業是「飯堂東主」。

雖然自小對「飯堂東主」這個概念很模糊,但事實上從幼稚園至高中的生活,便與這個飯堂連繫在一起。幼稚園在坪石村,離飯堂不用10分鐘腳程。小學、中學在清水灣道的女子名校,近屋企亦也離飯堂不用半小時路程。老豆說我的小一學位是走後門所得,他跟St Jo小學校長是麻雀腳,而校長先生好像替女子名校的女校長收了5個男生,令我成功入讀這所女子名校。直至大學,我才知道有這回事。

老豆不止這位麻雀腳,還有幾位中學部老師,他們都因為喜歡老豆的食物而成為麻雀友。他們都是大哥、二哥和細佬的老師,我常常想知道,他們看見學校的老師在自己家中開枱,會有甚麼想法?

申延閱讀:

Friday, February 14, 2014

被擺款

情人節。照樣沒有特別慶祝,好老土地說,我覺得和老公天天也是情人節呀。真的呀。

唯一的污點,是無故「被擺款」。跟「被自殺」、「被辭職」一樣,被擺款真不好受。其實,擺款是對自己沒信心的表現,理得你是長輩定後輩,心底都是因為怕不能被認同而擺款,而且是非常無知的表現。想到這裡,也發現自己也會擺下款,原來自己也會這樣7。已將被擺款所受的氣舒發,多謝被我亂小的好友。

所以,被擺款也不是不好,起碼令我學會了擺款真是不好的習慣,要戒。